Mark Pimentel:2年赚20亿美金的顶级高频交易员为何在熊市入场?

2018-08-16 09:51:21 币答 80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已经过去整整10年。10年间,加密货币以惊人速度成长为一个千亿美元级别的市场。 2018年,这个极不成熟的市场正经历着一场 “熊市危机“,让许多年初进场的投资者深陷其中。

不少人却在熊市中看到了机遇,今年以来,华尔街的投资精英们纷纷伺机入场。Mark Pimentel就是其中一个。

区块链资讯网,比特币,以太坊,btc,eth,每日分析,区块链币答

Mark Pimentel 本人

Mark Pimentel可谓上一场金融危机的赢家。22岁就进入美国顶级对冲基金城堡(Cidatel)投资集团的高频交易团队的他,在过去11年的量化交易生涯中从未亏损。即便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他所在的团队赚了20亿美金。10年后,他创建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量化交易基金KRONOS,正式进军加密货币市场。

顶级华尔街“正规军“为何看好加密货币市场?BABI财经的记者在8月7日对Mark Pinmentel进行了远程采访。

电话另一头的Mark声音听上去有点疲惫,他所在的芝加哥已经是晚上10点半,他为了奔赴亚洲创业,正处理自己在芝加哥的物业等资产。

“抱歉,我昨天约了人要把家具卖掉,采访只能挪到今天了。”这位高频交易大牛的主动坦率倒让我们吃了一惊,他紧接着说:“我们开始吧。”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Mark Pimentel向我们讲述了他的成长故事和他对量化交易和加密货币市场的看法。Mark的语气很平静,但他波澜不惊的语调里描述的野心却令人惊奇。

亚裔理科天才跻身量化交易金字塔尖

Mark的成长轨迹和美国社会里典型的亚裔移民故事一样,扎实而励志。

Mark出身在菲律宾,父亲是菲律宾华裔,母亲是菲律宾人。在他3岁时,Mark一家从菲律宾移民到纽约。初来乍到,小Mark一句英文都不会说,刚上学时相当困难。好在亚裔家庭一向重视教育,Mark的父亲每个周末都带他去纽约的各个图书馆,使他很快通过阅读掌握了英文,展现出惊人的学习能力。

到了12岁时,Mark凭优异成绩被全美顶尖的Hunter College High School录取。这所高中是美国极少数实行应试教育的学校,在校生的平均SAT成绩位列全美前1%。与学校里家境优越的天才小孩们不同,家住纽约市郊的Mark每天必须独自搭地铁和公交车去曼哈顿上东区的学校上学。“对于一个12岁的小孩来说,每天上学单程就花1个半小时,还坚持了6年,挺不容易的。”多年之后,Mark在电话里回忆起高中感慨道。

高中6年的高强度理科学习使Mark对计算机和编程产生浓厚兴趣,他拿到了他申请的所有排名靠前的理工院校的录取通知。“我最后选择去卡内基·梅隆大学,他们给了我最多奖学金,而且他们的计算机专业也是最强的。”

在卡内基·梅隆,Mark专注在计算机编程和硬件设计上。“我那会儿没想过要进哪一行,专心学了自己很多感兴趣的课程,而且学校也不会多收学费。”在3年半的时间内,Mark完成了2个学士学位和1个硕士学位,出色的学术背景让他收获了无数offer。

Mark拿到的众多offer中,有一份来自全球最大的量化对冲基金——城堡(Citadel)投资集团。那是2006年,整个金融行业处于金融海啸前的狂欢,投资机构开出的薪水和奖金极为丰厚。Mark一开始并没打算进金融行业,在他看来,“那些做金融的家伙又吵又好斗”,而他性格内敛,热衷技术,与他们不搭边。但城堡为Mark提供了充足的发挥空间,让他可以做技术开发和算法研究,于是他加入了城堡,不久后凭个人实力跻身城堡内部最顶尖的团队——高频交易团队。

币圈里很多人可能不熟悉城堡(Citadel)投资,但在华尔街这可是一个令人仰望的名字,依靠顶尖的IT技术和量化研究,成立27年来只有一年录得亏损,尽管管理费用是其他对冲基金的2~4倍,但依旧份额难求。其创始人肯尼斯·格里芬常年雄踞全球最赚钱的基金经理前三,去年个人收入14亿美元,他将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收入麾下做顾问。

在城堡投资待了2年之后,他被挖角到骑士资本(Knight Capital),当时是美国最大的做市商之一,一度美股市场有20%的交易量都是骑士资本贡献的。这家公司通过高频交易程序加大市场流动性,同时发现市场中微小的交易空间,以数量取胜。

十年交易零亏损,他看到加密货币熊市的赚钱机会

2018年以来,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已经缩水60%,比特币从1月份20,000美元的历史高位跌至截稿前的6482美元。许多投资者已被套牢,波动性剧烈的加密市场,让很多投资人望而却步。

但经历过2008年金融海啸的Mark Pimentel不这么看。2007-2008年,他所在的城堡高频交易团队在两年内赚了20亿美金,成为金融危机期间表现最亮眼的对冲基金。

在Mark眼中,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性以及混乱恰恰令他兴奋。他擅长构建多策略的模型来预测短期市场走势,运用机器学习来捕捉细微的市场变动,进行高频率的交易。在城堡和骑士工作期间,Mark每天处理大量交易订单,持仓时间以秒计。

“高频交易最迷人之处就在于科学性。高频交易更准确来说应该叫算法交易。”一提到高频交易,Mark的语速明显加快,一向冷静的语调变得有些兴奋,“所有的交易指令都是自动化的,我们做各种模拟实验,提出假设,收集数据,算法结果会决定交易操作。人们以为我们的操作风险很高,实际恰恰相反。我们的模型可以有效规避风险,因为模型的准确性经过多次模拟验证。我们通常在交易前就已经预知交易结果,即便结果与预期不符,我们也可以快速作出反应。”

Mark认为,高频量化交易中所使用的很多模型并不复杂,更多是结合经济学理论、心理学及市场的微观结构理论,“通常我使用的策略可以很好地应对价格的高波动性,特别当市场处于混乱的时候,我的策略通常表现得比较好。” Mark很自信他的量化策略也适用于加密货币市场。

实际上,在他11年的量化交易职业生涯中,没有一年是亏损的。

让所有人共享加密货币量化策略的收益

传统对冲基金以神秘著称。Mark告诉我们,在美国虽然对冲基金众多,但要么是规模很大收益很低的养老基金,要么是信托基金或家庭基金,完全不对外公开,其它技术实力很强的基金门槛往往很高,数百万美元起投,还不一定有份额。所以,普通人其实很难参与到量化交易中。这也是Mark辞去放弃华尔街极为优厚的薪水待遇、创立KRONOS的原因。他相信,精英策略不应只被精英所享有,他希望将对冲基金代币化并且让持币者享有量化交易策略的收益。

KRONOS团队由一群有丰富经验的投资经理组成

KRONOS就是一个公开化的多策略加密货币对冲基金。

和传统的多策略对冲基金类似,KRONOS本身是一个基金,由交易员使用多种量化策略来管理资产,从变动的加密货币市场上获得投资收益。不同的是,Mark和他的团队会向散户公开部分投资策略,让量化交易更加透明。

Mark承认加密货币市场的不确定性和信息不对称比传统证券市场更加严重。“加密货币是个全新的全球市场,但各个国家对加密货币的监管存在差异。现在市场上有几千家交易所,它们交易数据不透明,各自的费率差异也很大。公开市场上存在大量的信息不对称,交易员也很难单独看清市场的全貌。”

所以他想通过KRONOS连接交易员和普通投资者,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生态体系。这个生态体系将通过KRONOS代币来逐步构建。“我们想让更多交易员加入到这个加密货币生态中,运用他们的专业能力管理KRONOS的基金。同时持有KRONOS代币的普通投资者获得资产收益,他们可以通过投票参与评估交易策略,用持有的代币来支付交易员,甚至在公开市场上交易持代币及其代表的资产。”

这种模式与传统交易商尽可能低调的风格截然相反。那么KRONOS会如何确保对冲基金尽可能透明呢?

“我们会选择公开一部分投资策略和结果,让人们了解基金内部的情况。我们募集到的所有基金会由KRONOS这个实体托管,同时我们会请会计师事务所来进行审计,向用户公开审计报告。“

Mark和KRONOS团队成员在讨论量化模型

KRONOS目前还没有公开详细的投资策略,但根据白皮书,KRONOS的初期策略按利润来源和持仓周期划分为以下三类:

1.采用基于α模型的加密货币做市策略。α模型是一种经典量化模型,α策略是透过因子模型来获取超额收益的策略,比如买入一组未来看好的股票,然后做空相对应价值的期货合约的策略。这是Mark最擅长的模型。KRONOS团队认为传统的α策略既适用于市值高的加密货币,也能服务于交易所或项目。采用α策略进行操作的资本,平均持有时间按小时计。

2.加密货币资产多元化基本面。这一策略旨在对加密货币进行中长期对冲,只针对市值较高的货币。其平均持有时间以月计。

3.新兴加密货币主观策略。这一策略用于投资市值小和公募前的区块链项目。其持有时间通常以月为单位计算,但也可以以天数进行自由裁量。

时间周期从短至长,既有适合二级市场的量化也有适合一级市场的主观策略,这是为了充分在不同的标的和时间周期上将风险进行分散。

Mark这次创业的地点选在了台湾地区,那里对加密货币的开放态度让他很看好

Mark第二天会和家人飞往台湾,并在那里定居。在纽约长大,毕业后不断在纽约和芝加哥两地往返的他,这一次下定决心把芝加哥的房子卖掉,清点家当,回到离他家乡更近的台湾,开启他的加密货币量化交易事业。

“我在世界上最大的两个交易公司工作过,也在一些小的交易公司担任领导角色,现在我进入一个全新的市场,做我所热爱的事情并且改变传统对冲基金交易。我非常兴奋。“

注:以上资讯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非区块链必答官方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内容仅供参考。

18221027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