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故事

  • 爱西欧骗局上演“穿越剧” 引国际刑警出动

    2018年7月,一家叫“信一集团(Shinil Group)”的公司,在其官方主页上,悬挂着“信一集团 「顿斯科伊」号150万亿郁陵宝船”的标语,吸引了大批的投资者。信一集团通过用「顿斯科伊」号上的大量黄金作为担保,来发行虚拟货币“信一金币”,并承诺将宝藏价值的10%,约150万亿韩元(合1330亿美元),作为红利派发给“信一金币”的持有者。随后,他们得到了10万多投资者的支持,募集到的资金额达6

    2018-12-05 币答 10

  • 变成了币的奴隶的他 反思熊市下的投资失误

    今年后半年,加密数字货币价格跌的出乎我意料,我得到了一些教训。第1章 我变成了币的奴隶我的资产几乎全是在币上,考虑到还有负债,我超过100%的资产是加密数字货币。我在BCH上有很重很重的仓位。因为我真的看好加密数字货币的未来,我判断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会成为绝大多数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现在淘宝对于中国人那样。重仓币确实给我带来了资产上的大幅度增值。这种持续增值的背后给了我一个信念——持币就是挣钱

    2018-11-27 币答 18

  • 矿场倒闭、资本上岸、币圈退潮,穿越熊市无人区

    有人说,熊市还没到底。没人能想象,那个至暗时刻会是怎样的光景。42 岁生日那天,刘聪宣布,矿场运营以失败告终。人说四十而不惑,这一年刘聪为了给矿场找电,带着客户委托的 200 多台BTC/” target=”_blank””>比特币矿机,考察矿场走过了 25 个省份,87 个城市,行程 3932.2 公里,但 42 岁的他没能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找到人生致富的答案。初冬,798 里的卡梅尔小镇酒

    2018-11-27 币答 13

  • 炒币症候群:90后们的币圈故事,各有各的心酸

    一小时之前还在直线狂升的某币,吃个饭的时间看一眼APP上的K线,已暴跌到想要把刚吃的饭吐出来。这就是币圈的常态。昨天,朋友桃子告诉我说,自己买的币又跌了。借了闺蜜20000块钱,现在只剩4000块钱,不敢给家里人说。“每次父母打过来电话,我都害怕。”其实她家条件并不差,父母做生意,在是一二线小城市生活基本小康,即使2万块钱全赔进去了父母也不会说什么的。但桃子是个要强的人,起初说服家人,只身一人来上

    2018-11-08 币答 20

  • 熊市之下他们都忙着抽身而退 区块链市场真的要凉了吗?

    在退圈浪潮的大神里,前有火星人许子敬,朱潘,后有币圈首富李笑来,现在又来了一个杨宁。币圈究竟怎么了?2018.1.16日,火星人许子敬在其朋友圈宣布称,火星人回火星退休啦!再见,区块链!同时,他还表示,将无限期退出所有对外投资和项目顾问。2018.8.8日,区块链社群管理平台Beecool创始人朱潘在其朋友圈宣布退出币圈,承诺将以不逃避、不推责的态度积极协助维权人士,而究其原因,是因为“被维权”。

    2018-11-07 币答 15

  • 币安:Binance的上币费全面透明化并00%捐赠给慈善机构是噱头吗?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但区块链的到来,卷挟着去中心化、安全可追溯的理念与运作机制,无疑会给透明度饱受争议的慈善事业带来新的变革。4年前,币安的掌舵者CZ赵长鹏就在github上勾勒了如何用区块链构建完全透明的慈善组织;4年后,这一蓝图终于成行,币安创建了自己的慈善机构-区块链慈善基金会BCF,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促进非洲工业化的亲善大使海宇(HelenHai)担任负责人。HelenHai是

    2018-11-01 币答 16

上一页123下一页 转至第
18221027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