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首谈数字货币领域当前的三种扭曲现象

2018-11-20 10:51:02 币答 16

2018.1119日,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在第九届财新峰会上指出,技术在不断演变,确定技术选择是具有风险的,这需要理清一些概念:数字货币一定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吗?是基于通证还是账户?为零售服务还是为批发服务?是否一定要加密?是否要锚定央行货币?弄清一些概念和区分后,可以看到,数字货币的发展可能是会有多种方案并行,在碰撞和交流中探索出一条代表未来的发展路径。

区块链资讯网,数字货币,区块链币答

当前数字货币领域的三种扭曲

周小川回顾金融和IT行业的关系,引用了一些从业人员的观点:金融业,特别是商业银行和保险业,原则上就是一个IT公司,因为做的都是数据处理的工作。

在这种行业导向下,IT技术在金融层面不断得以发展应用,取得了成效的同时,也造成了三种扭曲:

一些新产品、新技术成为投机赚钱的工具,特别早的就推到市场上进行买卖。

有一些技术的应用没有把他潜在的金融服务的能力发挥出来,而是把眼睛瞄向了如何多圈钱,特别是大家看中消费者口袋里的钱,口中存款账户里的钱,过度的考虑是否能够像模仿银行一样吸收公众储蓄。

周小川举例说,“我们大概六年以前开始批第三方支付牌照,但是后来发现在二百多张第三方支付牌照里头,其中有一部分牌照领取者实际上对于支付科技和降低支付成本不是太感兴趣。他们真正感兴趣的是能收预付款。这样扭曲有时候会出问题。”

第三个扭曲是“赢者通吃”现象,财新也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周小川表示,IT行业互联网行业会出现赢者通吃的现象,赢者通吃跟我们原本的目标是有所不同的,因为我们是希望竞争性发展实现寻优,竞争性发展使得最好的技术能够凸显出来,大家最终加以使用。”

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区分

周小川从国际清算银行(BRS)对数字货币的概念出发,讨论了数字货币是否一定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是基于通证(token)还是账户、为零售服务还是为批发服务、是否一定要加密、是否要锚定等问题。 而首要的,就是要弄清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概念,主要搞清楚三个区分:

要辨别新出现的货币是数字的还是物理的

“现在的货币绝大多数都是数字形式的。当然,也有人说,他们所说的数字货币只适应于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否则就不称为数字货币。当然,这是需要讨论的,而且看法是不一致的。”周小川说。

要分清数字货币是基于通证还是基于账户

周小川表示,从信用卡到现在以手机为基础、以二维码为特征的应用,都是基于账户的做法。

要分清数字货币是为零售还是批发服务

如果批发就有可能涉及到中央银行的功能,如果是大学里的校园卡则涉及到局部零售的范畴。“之所以要做这个区别,是鉴于当前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支付体系的分工局面,同时也涉及到对系统安全性、稳定性、可靠性的考虑。”

私营部门也可参与数字货币

除了BIS对以上三个概念的区分,周小川还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几个分类方法,比如支付究竟是借记型还是代记型的。“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第三方支付的主流还都是借记型的;但也出现了很多P2P的公司在根据这种支付的特性给予给予贷款。”

在提及数字货币研究领域的时候,周小川提出,数字货币可以是中央银行的,也可以是私营部门的,也可以两方面合作。私营部门可以参与到诸如此类的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当中,但是必须要在政府指导的前提下,具备公共精神,考虑公共性、稳定性和货币传导机制。

隐私与安全仍为巨大挑战

安全性一直是数字货币最大的卖点之一,但是由于其物理上的虚拟性,通过加密实现的安全是否可靠?

“其实仔细观察电子支付和数字货币,几乎都是加密的。但是,加密的环节不一样。有的加密加在谁拥有这个货币,有的加密在支付环节,有的加密在通证传递的环节。总之,不可能都不加密,很容易受到攻击。”也正是加密,使得数字货币从一开始在安全性上占得先机,但也意味着一旦加密环节失守,将造成极其严重的社会损失。

“最后,究竟在哪个层次上允许数据留存?”这触及到了数字货币当中信息托管的核心问题。一方面数据的留存涉及到纠纷、执法问题,但同时也更多涉及到隐私是否能得到很好的保护。

当前,数字货币概念方兴未艾,但是我国这一领域基础研究还相对比较薄弱,人才培养也尚未形成系统,为了迅速拉起我国数字货币领域的尖端工作,周小川指出:

“三四年前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央行可以组织这方面的研究,但是没有办法确保央行研究的方案会是最优的。应当鼓励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机制,同时要后果可控,不能放任不管。”


18221027142